动车

80万斤寒富苹果滞销 果农老王急了

       辽宁寒富苹果采摘进入收官阶段,可谓几家欢喜几家忧。10月27日,翟家堡村,果农王子玉一边组织亲友乡邻抢收苹果,一边为苹果滞销的事儿心急心忧。王子玉说,“两片山坡90亩果园总共能出80万斤苹果,现在已经摘了20多万斤,却迟迟不能运走,主要是价格够不上,苹果平均价卖不上2元就等于赔。”


在翟家堡村,侍弄果园30年的王子玉属于资深果农,人称“苹果老王”。在2016年深秋寒富苹果采摘的收官阶段,站在5万斤苹果堆前的苹果老王,一脸焦虑。


老王的果园分处两片山坡,其中的一片山坡的30亩果园采摘已经结束。老王说,“现在能看到的这些,大堆五万多斤,旁边围着的小堆两万多斤,这片山还有几堆,加起来20多万斤。”


上午接近10点的时候,阳光渐强,老王抓紧时间给苹果堆拉上遮光网,防止水份过快流失。


给苹果拉好遮光网,老王的语气平缓了下来,“往年这个时候,运苹果的车就该进果园了,今年就得等了,贩子现在给的平均价格还不到2元,一斤苹果的成本就1元多,你让我怎么出手?”


在另一片山坡的60亩果园,老王的妻子正在给来帮忙抢收苹果的亲友乡邻准备大锅饭。


中午的主菜是大骨头炖酸菜。老王的妻子说,“着急归着急,怎么也得让来帮忙的吃好喝好。”


在60亩果园,来帮助老王抢收苹果的亲友乡邻正在忙碌。


从30亩果园折回60亩果园,掀开做饭的大锅,老王终于笑了。“回来就得笑啊,别让来帮忙的人觉得像欠我什么似的。”


这位带着小跑挑苹果的是老王的小舅子媳妇。她说,“俺都知道姐夫脸上笑心里急,但是不笑还能哭吗?哭给谁看?”


深秋时节,亲友乡邻以义务劳动的方式帮助苹果老王抢收苹果。图为老王的亲家母在挑选苹果。


深秋时节,亲友乡邻以义务劳动的方式帮助苹果老王抢收苹果。正在摘苹果的是老王的妹妹。


在抢收苹果的现场,老王是最后一道关口的质检员。图为 老王正在对已经筛选过的苹果进行抽检。


老王的妹妹在帮助老王抢收苹果。


老王的表弟在帮助老王抢收苹果。


午休时分。果园里的大锅饭。


午休时分,果园里的大锅饭。


吃午饭的时候,老王的小舅子道出了寒富苹果滞销的另一个原因。“也是外界对辽宁的寒富苹果了解太少。我在网上给四川的网友发了张寒富苹果的照片,对方一看那么大个就赶紧问我是不是转基因是不是膨大剂。”


正在吃饭的老王笑着回应:“唉,我要是有那本事我就不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吃大锅饭了。”


午饭过后,老王和亲友乡邻不休息,立即投入到抢收苹果中。老王说,“必须得抢了,这个季节天气没个准,不一定什么时候来一场雨再来一场寒流,我还真得守着80万斤苹果哭了。”


据老王介绍,作为嫁接品种,天生大个头的寒富苹果按品相直径分等级,最低等的几毛钱,最高等级的5元,平均价格在2元到3元之间;至于2斤左右的寒富苹果30元一个,是出国之后的终端零售价格。“2元一斤能卖出去就不错了,至少能把成本卖出来、能把第二年的投入卖出来,最后纯利润就没有多少了。”


棋簿紫原创纪实图文

来源:棋簿紫

评论